首页 新闻中心 产品介绍 解决方案 服务于支持 合作伙伴 关于我们
您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行业动态>>正文
 
 
消除监管盲点,放大应用优点,保证青少年健康上网
发表人:   发布时间:2009-10-12 11:06:46   来源:
孩子是我们的未来!
    在我们这个实行独生子女政策的国家,为了我们的未来,国家和家长投入的财力和精力实属罕见。即使不是因为“六一国际儿童节”快到了,对孩子健康成长环境的关注历来是我国的一件大事。
    把握未来,给孩子提供健康成长的环境至关重要。互联网应用普及日益深入和广泛,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统计,截止2008年,中国网民已达2.98亿,其中青少年网民规模占到55.9%。青少年网民既是网民中最大的群体,也是使用网络较活跃的群体,网络虚拟空间已经构成孩子健康成长的重要环境。随着青少年网民数量的增加,不健康上网行为的监管难度也在加大。如何趋利避害,帮助青少年开展多样化的网络应用,使其免受不良信息毒害,显得尤为重要。

    青少年网民占网民半数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一直致力于全面、准确、深度认知与研究中国互联网的发展状况,同时不断追踪政府、社会、业界的关注热点,为相关决策提供服务和支持。在CNNIC的研究中,对不同网民群体规模和特征的研究,也是一块重要内容。从2007年开始,陆续推出了《中国青少年上网行为调查报告》,给政府管理和规范青少年上网提供更多的思路和数据支撑,也为相关管理部门提供了决策参考。
    根据《2008—2009中国青少年上网行为调查报告》的界定,青少年网民指年龄在 25周岁以下的网民;未成年网民指年龄在18周岁以下的网民。截至2008年12月31日,中国青少年网民数达到1.67亿。与2007年相比,城乡青少年网民占比的差距下降了2.2个百分点;东部和中西部地区青少年网民占比的差距也进一步缩小,中西部青少年网民增长迅速,增速分别达到了89.5%和73.1%。
    监管盲点:网吧环境和移动终端
    就目前青少年的上网环境来看,在学校和家里上网,老师和家长会有效监管,孩子基本能够按照规定上网浏览。但是在学校和家庭之外,就属于监管不到的盲点,象在网吧和其他场所使用各类能上网的以手机为主的移动终端。
    CNNIC的调查数据显示,2008年,青少年在网吧上网的比例为57.5%,网吧仍然是青少年主要的上网场所之一。这在农村青少年网民群体中表现更为突出,过去半年这一群体在网吧上网的比例达到65.4%,高出平均水平7.9个百分点。同时,青少年使用手机上网的比例也在逐渐升高,目前有近五成的青少年网民使用过手机上网。随着厂商推出各类方便上网的移动终端产品,青少年能上网的方式日益增加。
    对于网吧的监管,出示身份证的管理方式还算比较有效,至少限制了没有身份证的小学生进入。但是进入网吧之后,对网上浏览内容和使用功能的监管就弱化了,网吧的网管没有精力监控每一台电脑的具体情况。相关管理部门对于网吧电脑群的内容管理也有待加强,有些网吧往往成为网上色情内容和游戏暴力内容的泛滥环境。除了网吧,使用以手机、MP3为主的各类移动终端的网络应用已经越来越普及,这些所谓的数码时尚产品往往是青少年首先购买使用体验,他们下载和浏览体验什么样的内容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无论是网吧,还是以手机为主的各类移动终端,除了监管进入的环节,管理好网上内容成为重要环节。这就需要相关部门和网站切实有效提供适合青少年的健康内容和控制不适合青少年的有害信息。
应用优点:人际拓展和学习教育
    网络应用的双刃剑作用是明显的。虽然网络上存在各类有害信息和网络应用,但是,健康内容和应用方式仍然是网上主流。这些主流内容和应用同样可以促进青少年的健康成长。
    根据CNNIC的调查统计,青少年网民对上网促进其人际交往的测试语句认同度较高,如对“通过互联网我认识了很多新朋友”,“互联网加强了我与朋友的联系”的认同度分别达到了71.7%和86.4%,二者均高于网民总体平均水平。有66.8%的青少年网民拥有自己的博客,近七成青少年网民在半年内更新过博客。同时,青少年网民对“互联网是我发表意见的主要渠道”的认同度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网民的年龄越小,通过网络渠道表达意见的意愿越强,有四成多的中小学生将网络作为其发表意见的主要渠道。青少年网民还具备较强的网络防范意识,11%的青少年网民对“即使是没见过面的网友说的话我也相信”表示认同。同时,青少年男性比女性更容易相信陌生网友,其对“即使是没见过面的网友说的话我也相信”的认同度高出女性3.9个百分点。
    网络学习教育方面,CNNIC的统计数据揭示了一个必须重视的趋势。2008年青少年使用网络教育的比例相比2007年下降了2.2个百分点,农村地区青少年网民使用网络教育的比例要低于城镇4.5个百分点。同时,青少年的网络学习依赖性低于全国水平,对“离了互联网,我无法工作学习”的认同度只有37.1%,低于全国数2个百分点。对 “遇到问题时,我首先会去网上找答案”的认同度与网民总体平均水平相比,也有7个百分点的差距。
虽然通过网络学习和依赖网络学习是性质不同的过程,但是发挥网络的分享、快速的功能促进青少年的实际学习效果,再把幽默、游戏等娱乐化内容加进来,真正寓教于乐,青少年网民还是乐于体验的。
    青少年的上网行为一定程度上蕴藏和决定了网络产业的商业价值大小和网络社会的道德走向。重视管理和引导青少年的上网行为,净化网上环境,保证青少年健康成长是全社会的责任的义务。